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宜春>>文化



秋黄花谢忆故人

WWW.NEWSYC.COM 【进入论坛
发布时间:2018-02-12  来源: 宜春新闻网

  周仁祥

  估计我也很快将离开这个院子了,世事变迁。

  “故人笑比庭中树,一日秋风一日疏。”在这快七年了,院子不大,偏隅一角但安静。院子里一左一右有两棵老桂花树静静地长着,每逢八月开些花,远近溢香。而此香约莫要渐行渐远,也要离我而去了。

  院子前面还是一个院子,化成护理院,是专司护理一些老人家的机构。

  之前,不是很熟悉这个护理院,每次走过权当是他人的媳妇,无痛也无痒,默然飘过。

  “事来则心使见,事去而心随空。”有道是:“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燕渡寒潭,燕去而潭不留影。”然而,如今每每路过这个护理院,却有无限之惆怅,莫名之滋味。昨日之影,风流云散;明日之路,独上孤山。

  奶奶是数月前住进那个院子的。说是奶奶,准确些是媳妇的亲奶奶。我本人自小即没有奶奶,父亲未成家之时即已失恃。是故,媳妇的奶奶即为我亲奶奶。

  老太太是我亲手推进护理院里的。鲐背之年遭遇小摔,其子女虽照顾有加,然年岁弄人,有心无力。家人安顿好老太太之后,我即赴远,数日渝归,见之即是另外一番面目了。脑虽聪灵,却难以开口说话。

  虽落入世俗之病,繁缛缠身,而我每日总得要抽一点时间去看看老太太,她的右手一贯地在被褥上伸着,不停地想要抓护,并发出些许孱弱的声响,也许是孤独,也许是寂寞,想抓牢依傍,抓牢一副适中的灵药。每次,我总是紧紧握住老太太的右手,想护住风中之烛火不被熄灭,也想给她力量,给她温暖,可惜力量和温暖总是无力注射进她体内,慢慢地火苗越来越小了。

  最后数天,老太太还是有些许的回光,偶尔能开口的。她是知道我们的存在。没有不辞而别,也没有说再见。“小周啊,我身体不行了。”这是老太太留给我的最后一句痛彻心扉的话,如此微弱,在耳边却能回音绕梁,在一直都无奈的思念中不停地回响。

  花有繁谢之季,树有荣枯之日。那是个不太寒冷的冬夜,老太太必须离开那个院子了。芳事将澜,残红零落,锦瑟华年已失,寂寞清凋敝。老太太安然归山,仙游西土。“尘满疏帘素带飘,真成暗度可怜宵。”亲人们再无掌舵之老,默默为之遥念,与爷爷相遇天国聚画屏。

  老太太河南人,风雨飘摇年代,随爷爷自豫南迁,羁旅他乡凡数十载。自小未念太多的书,人耿介忠厚,慈眉善目,不计较,不埋怨,看人千遍好,所视皆善众。每次见老太太,总是轻言细语地问候,默默地取出好吃的东西放在我的手里边,之后总是默默地坐着,默默地看着我们这些儿孙晚辈,幸福的样子,满足的神情。而当你离开,总是蹒跚起身送行,竭力挽留。不公式嗦,不多话,心无所碍,平淡如水,包容天真。

  其实,老太太一直身体硬朗,九十高龄仍能吃能睡,能自理基本生活。而又洪福充盈,子孝女贤。忽冷忽热全仗远亲近媳,回甘反哺,也算吉人天相。

 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。而我们对老太太所做的并不多,尚能饭时我们无暇去顾及,尚能远行我们未能安顿,也为一大憾事。能够回想的已寥寥无几,唯独能忆起的是片片荷叶。老太太清楚我们俗务繁杂,怜香惜玉,极少打搅。数年前,偶尔见老太太,唯一给我提的诉求只是,托我在周末有闲暇时间,为她采摘一些荷叶。她喜干荷叶泡水,吃着爽朗甘甜。为此,有机会城郊走动,我总是特别关注周边荷塘,或径直采摘,或咨人求之,以致如今每每见到烂漫的荷塘,也是遐想翩翩,只是再去采摘,老太太已无可受用矣。

  日暮苍山远,晚来天欲雪。算算,老太太西行已过六七,一段并不算长也不算远的日子。

  而我,每天照常要经过那个院子,如今经过它时却在心里不是那样能默默飘过了。院子里曾经停留过一份牵挂,院子里曾经有一份期盼,竟像是老太太犹在。

  光影参差,恍然如梦,秋黄花谢,人事两茫茫,时间治愈不了思念之暗伤,只是再也见不到老太太了。

  老太太,亲奶奶,李秀恋是也。

  岁次丁酉仲冬于化成。

编辑:谢美芳
关闭窗口
   相关文章 

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:宜春日报、赣西晚报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,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,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,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。